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 乐 游 侠

我在欣赏“日照金山”—梅里雪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个快乐的退休老太太,应朋友之邀每月做一下外帐,不坐班的呦。另外,每天早上到公园锻炼身体,主要是快步走、打打太极拳、剑。再有就在家里上网炒股、玩游戏、看电影、在QQ上与朋友聊天,看新闻,不定期的在与朋友聚会,闲暇时去各大公园看风景,逛逛街。趁着现在身体好,到处旅游是我目前最大的爱好,所以叫“快乐游侠”呦,哈哈O(∩_∩)O哈哈~

网易考拉推荐

铁道部大院——  

2017-01-05 22:24:41|  分类: 随想…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载此文前言:从北京晚报看到这篇文章后,感觉很是亲切,这里所描述的全都是我们眼前的事情,因为我也是这个大院长大的。我还把这篇文章发到我们中学同学微信群里,让大家一起分享;很多同学看完此文后,纷纷猜想此人是谁?我们认识吗?与很多同学探讨此文的作者后,大家一致认为:此人真实名字应该叫“张长生”,而且应该是我的小学同学;记忆中他有一个姐姐,姐夫曾经是首钢下属单位的员工,我们曾经1974年左右在首钢培训,一起工作半年时间,随着我1976年搬离91栋,也就慢慢的失去联系了……

全文如下——铁道部大院

如今的海淀区北蜂窝路5号院,是铁道部羊坊店住宅区所在的地址,高楼林立,外观现代,绿地平坦,环境舒适,完全替代了拆迁改造前的铁道部大院。现在虽已离开大院,但每每路过此处,总是感慨万千。从我记事时起,羊坊店铁道部住宅区仿佛就是整个世界,至今她的点点滴滴、许许多多往事,都清晰地印在我的记忆中,她是伴随我成长的地方。

  新中国成立初期,由于铁路工作特性,铁道部陆续建设的住宅区遍布北京的东西南北,但占地面积最大、生活设施最齐全、配套行业最完善、宿舍楼最集中、职工家属人数最多的,应是海淀区复兴路10号铁道部办公大楼往南,莲花池路以北的整个北蜂窝路东西两侧,基本是个正方形面积的羊坊店铁道部住宅区。

通公交车的超级大院——

  从最北边的铁道部大楼,依次逐渐往南盖起一幢幢砖木结构的楼房,可以称得上是超级大院(现在东部南部的大部分已划归铁道部下属各单位所有,仅剩不到原有面积十分之一的西北一隅)。大院没有围墙,自然也不用设大门,当时的21路公交车共有六站地,而穿过铁道部住宅区大院的,就设有会城门、羊坊店、北蜂窝三个车站。为方便住宅区内职工家属生活,铁道部建有幼儿园,铁路职工子弟小学、中学。还建有铁路医院、文化馆、锅炉房、理发部、公共浴池等。铁道部还为公安、银行、邮电、粮油、餐饮、煤炭、蔬菜、副食、百货、书店、照相、中西药店、自行车修理、废旧物资回收等行业提供经营场所,与他们共同建设、服务铁道部住宅区。

  铁道部住宅区大院刚建好北半部,父亲就接到调令到铁道部直属机关上班,同时全家从长辛店搬到羊坊店铁道部宿舍928号居住。这片北京西部最早的楼房,大部分是三层、四层;建到第九十多个楼门后,才建了一座甲级干部楼,三个楼门共四层,每层两户,南北阳台,房间铺木地板,厨卫设施齐全,相当气派。当时搬到铁道部住宅区大院居住的,来自全国各地,应该是铁路系统需要的人才。

大院的“福利”——

  我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直到工作,都没有离开过铁道部大院。现在年龄稍大的人还能知晓“吃铁路”的内涵,是指在铁路系统工作。新中国成立之初铁道部隶属中央军委,铁路如同军队,职工按年发制服,小立领上袖,前胸两个带盖暗兜,衣服对襟缀铁路制服专有纽扣。当时社会物资比较匮乏,市场商品定量供给,普通市民买衣服要布票,光有钱也买不来。家有铁路职工的家庭主妇,就把旧的铁路制服修改后给子女穿。记得有一次打篮球后,一位同学拿起一件衣服就往胳膊上套。咦,肩膀上的补丁怎么跑到领口去了,嗨,穿错了。当时穿旧路服的同学还真不少。铁路制服的纽扣有电木压制的,还有一种黄铜的,后来纽扣上都凸雕有铁路路徽,能穿上旧路服也感觉很神气。有的路服穿时间久了,布糟得没法再补,勤俭的主妇也要把纽扣留下,做新衣服再缀上。

  大院的住房是铁道部分配的,住在这里的家庭每月都要交房租水电费,其中有一项租家具费,立柜、桌椅甚至床等家具都可以租,许多家庭觉得租床5分钱价高,就租单人铺板、条凳,每月租金才2分钱。所有家具只要不是故意损坏,都可免费维修或更换。房产段设专门人员免费为住户服务,电路、上下水、门窗、暖气等有毛病,甚至换灯泡,他们都会及时维修,每隔两三年,还要免费给各住户用油漆粉刷门窗。

  住大院的人出行绝大部分靠双腿,上班上学基本是走着去,很少有人骑自行车、坐公交车。大院里有三所铁路小学,小学新生一年级开学家长送一次,其余都是学生自己走去走回。铁路中学在两三公里之外的西城三里河、社会路附近,我们上学都是“腿儿”着。那时午饭要回家吃,所以中午一放学,学生们成群结队涌出校门,一路上说笑打闹、紧追慢赶,透射出一道活力四射的青春风景。同学们赶着回家吃完饭再返回学校上下午课。在铁道部机关办公的人每天也得往返走四趟。上班远的铁路职工凭工作证坐通勤火车去,出差的职工凭工作证领火车票抵达。铁路职工的家属最初每年全家可享受12张(次)免费火车票回老家,后来减了一半,再后来减成两张,“文革”后取消。

大人不用操心安全问题——

  小时候的玩具是自己制作。用布头缝制成小口袋,装上小石子就是沙包,羽毛和铜钱捆绑扎成毽子,钢筋弯成圆圈做成铁环,弯折铁丝与皮筋组合成半自动纸弹枪,木头削成陀螺,猪羊关节骨涂上染料做成玩拐,废旧画报折叠成小人、衣服、帆船、子弹链以及一些动物。游戏是互相传授加创编,名堂特别多,有官兵捉贼、撞拐、弹球、抽汉奸(陀螺)、剁冰嘎、扇三角……数不胜数。

  小朋友到楼下玩,不必担心汽车,连自行车都很少,大人不用操心安全问题,更不需要保姆。玩伴是自由组合。相识相近相好的在一起,随便一件小事就搭帮凑对儿,一块攀墙头、爬树、游泳、远足、掏鸟蛋、撸槐花、挖野菜、欺负驴马、招猫递狗、偷摘瓜果梨桃,那真是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  最能让所有小孩儿们兴奋的是每周末放映的露天电影,放映前两天贴出告示,毛笔字写着影片名、放映时间、票价,地点在一幢“U”字形楼的空地处,“U”开口的一边挡一道1.5米左右高的竹篱笆墙,票价5分钱,自带坐凳观看。平行篱笆墙竖两根杉篙,再担一横木挂银幕,不买票的可在银幕另一面观看。那时看“反”电影的人比买票看的人多,但要早早搬着小凳占好地儿。早去除了占地儿,还是和其他小朋友玩耍的时机。大家都管“U”形楼叫电影院,住电影院的同学更觉得荣耀,与他们要好的同学可以事先到他家,近水楼台不用花钱就能看电影。

  “文革”后看电影都免费了,像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渡江侦察记》、八个样板戏等影片反复放映,大家都能把台词倒背如流。小孩儿们经常是借着看电影打闹、追逐、做游戏、搞恶作剧。每次银幕挂好后,放映员要打开灯对着银幕调焦距,许多小朋友能用双手变换各种动物,手影映在银幕上,非常神似,做得最多最像的是小狗、马头,一只手握在另一只手食指边上,拇指竖起就成了耳朵,食指中指与另两指分开是嘴,伴随着一开一合还“汪、汪”发出狗叫伴音,得意极了。再后来放映《解放》、《日本大海战》、《巴顿将军》等外国影片,都是在铁道部礼堂,只让职工观看。我们知道信儿后,就死缠守门验票人,想各种办法混进去,把守最严的时候,也能争取看上后半场。

“吉斯、吉姆、伏尔加”脱口而出——

  那时住在大院甲级楼的高干子弟和大家一样,没有搞特殊的意识,没有高人一等的心态,和我们一同写作业、一起玩耍、一块走着上下学。贾局长的儿子贾长辛,在做手工课上,他淘气地把剪纸兔子贴在额头上,老师上课点名时叫他贾白兔。同学张布克是个车迷,每次学校组织出游,或者在放学路上,见到所有驶过的汽车,他都能脱口而出:吉斯、吉姆、伏尔加、奥斯丁、莫斯科人、嘎斯、捷克、道奇。就连相似度很高的华沙、胜利20,迎面很远他就能准确分辨。甚至只有鸣笛声,他都能听出叫啥牌子车,局长的孩子确实见多识广。

  马建虎跟我们显摆他爸能当局长,说是他爷爷起的好名:马千里。后来我们知道部长更高一筹:名叫万里。同学赵伯宁的爸爸赵文普,后来升任铁道部副部长兼北京铁路局局长,他家住在19589月建的“新六栋”。那时正值大跃进,铁道部建厂局仅用了6天,就盖成了这六座红砖四层简易楼房,直到2008年还能看到当时楼门上的“快速施工纪念”字迹。他和我们相伴温习功课,一块儿游戏玩耍,一起郊游、照相、自己冲洗照片,相处很融洽。

  每年立冬前后,家家户户的冬储大白菜,都摆放在楼梯台阶靠墙一侧,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凑在一起,趁没人时扒开菜叶掏吃白菜心,再把外层的菜叶盖好。听到开门响动,大家撒丫子就跑。大家玩得太忘我,有时居然掏了自己家的白菜心,等家长问起时,我们只能装作不知道。

  春节前后学生放寒假,淘气的我们又转移到楼外,趁天黑没月亮,想用长竹竿挑落二楼挂在窗外的腊肉、大葱、冻鸡、冻鱼,有时也有冻豆腐、冻柿子。我们为了嘴馋心惊肉跳偷着乐,远远听到事主气愤恼怒斥骂不敢吱声。暑假期间大院的大人比较头疼,我们得空就琢磨大人在楼间空地种的蔬菜、瓜果,不等黄瓜、西红柿、玉米、向日葵、香瓜等成熟,就被我们“抢”收了,连没长熟的茄子也留不下。气得他们来年改种朝天椒,猪耳朵豆角、蓖麻、苦瓜。

  那时许多家都养鸡,曾经流传打公鸡血能补身体,就有人撺掇打鸡血家的同学买鲁西公鸡或开封公鸡,目的是家长不在时斗鸡玩。郑奶奶养鸡是为下蛋补营养。她是小脚,走路慢,又弯不下腰,每天鸡该回窝时,郑奶奶很慢地走出来,她养的两只鸡都会飞到砖砌的乒乓球台上,卧下让郑奶奶抱走。

 住在大院了解全国——

  我家住的那栋楼邻里间相处和睦,谁家有出差回来或从老家返城,都会带些土特产给四邻分享。新疆葡萄干、山西核桃、湖北青山麻烘糕、南京桂花糖、广东荔枝、山东大煎饼、内蒙古奶豆腐、高邮咸鸭蛋、四川柑橘、东北大列巴、上海云片糕等,都曾在那时与邻居共同品尝过。有的学生中午放学回来赶上大人不在家,去哪个邻居家都能吃饱饭再去上学。楼里的住户是从天南地北、五湖四海会集来的,巧手主妇都会做家乡特色美食,尽管当时食材很缺乏,她们也能在节假日变换出拿手美味与邻居共同分享。

  每年夏夜,也是我们小孩儿们最开心的季节。晚饭后都聚到楼下疯跑打闹做游戏,山吹海聊闲抬杠。大人们拿着蒲扇坐在楼下乘凉,有的纳鞋底,有的打麻绳,也有的打扑克下象棋。互相聊着天南海北家乡的新鲜事。从那时我们知道了上海人爱吃甜,湖南喜好辣,山东大葱蘸酱,西北盐醋辣椒粉拌面;明白了云南阿婆到了北京,才能区分出四季;好奇地试穿丹东朝鲜族船鞋,鞋面前边还突起一个尖儿。一位四川阿姨说她“孩子”掉河里了,急得河南大婶赶紧问,捞上来没,咋样啦,阿姨不紧不慢解释说:是鞋子掉河里了,鞋子的发音和“孩子”相似,大家听后虚惊一场。在大院这个小社会,让我们领略到全国各地的习俗风情。

  如今,国务院机构调整,铁道部成了历史,消息传出,很多人都到铁道部大门前拍照片留念。虽然如今铁道部的牌子已换成了铁路总公司,但铁道部大院的往事并不会随之远去,它将永远地烙在我们这些铁路子弟的心中,成为精神财富的一部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